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丰乳肥臀  »  王妈妈:下面好痒唷~快来插我!
王妈妈:下面好痒唷~快来插我!

‘猴死囝仔!哩底从啥~’王妈妈一声狮吼

我霎时有如奥运选手,两腿不停狂奔穿梭于巷弄间!

老旧社区砖造林立,仿佛如迷宫般错踪盘杂,我却如一只小白鼠般拼命乱窜,因为我正在偷看王妈妈洗澡,正当沈浸在那丰腴多汁的肉欲世界时,冷不防被王妈妈逮个正著,那当然得拼了命逃跑!

好险!要是被抓到就糗大了!

尤其社区内街坊都是互相熟识,要是被发现逮到,肯定会被那些三姑六婆五马分尸!

好理加在~脱逃成功!不愧为人称快马小强的我,不仅得意的在街角喘息!

‘唉~我就是忍不住!’回想看了一半的春光,不尽快意的自怨自艾起来。

我是二十初岁的小强,就读离家进的科技大学,当然平常不怎么爱用功,专爱东搞西搞胡思乱想一通!

平时最爱上SOGO论坛,最爱浏览成人园地了!每每看得我是欲火焚身欲罢不能!

常常幻想于虚拟的情欲纠葛,连带得让我在生活中对女体的渴望与肖想。由其是有熟女控的倾向。

我也有过女朋友,也曾有如胶似漆的甜蜜期,并非是完全没经验的宅男!

但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对熟女韵味无法自拔,我也不是恋母情结(应该没有),就是那种三十到四十几的成熟妩媚女子。

不是恋胖!是前凸后翘的丰腴体态,肉肉的玲珑曲线好看极了!

王妈妈就是这种型,偶然得知王妈妈快四十岁,却像三十岁般鲜嫩多汁,实在是很会保养,可能与家境有关吧!她先生可是企业老板哩!

一脸气质美艳漾,皮肤白里透红得发亮,两颗奶子永远像是紧缚不住的魔力弹球,走起路来咚吱咚吱地晃得我是一柱擎天,而那圆润的性感丰臀,总是扭啊扭地将我的鸡鸡都挤出水来了(想像中)!

喔~简直是性爱中的极品!

常常与王妈妈街上偶遇招呼(父母都熟识),没聊上几句我就鸡鸡已涨大了,每每难堪地落荒而逃!回头只看见王妈妈一口洁白的牙齿,兀自伫立在街头微笑不已!

虽说是叫她王妈妈,但其实年龄比我妈还小一轮吧!可能是早婚生子,大家都叫习惯了!

总之!我的印象里就妩媚多姿身材婀娜白皙,全身散发出成熟滋味来!叫人久久不能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!

唉~所以我如着魔般地开始偷窥王妈妈了!好几次囉!

刚刚就是受不了淫欲,又跑去偷窥王妈妈洗澡噜!

王妈妈家有座大庭院大豪宅,果然是有富老公的气派,但后面紧邻住宅区防火巷,豪宅建筑物就没有区隔了,于是就变成我偷窥的好场所!

社区的夜晚灯光晦暗,加上王妈妈豪宅是社区内少数的独栋建筑,几乎没有紧邻住宅人家,刚好豪宅浴室就在主屋后方,直接坐落于防火巷旁。

我紧张地如忍者般潜行,在浴室的圆形窗口外就定位,不用说豪宅浴室有多奢华宽敞,为衬托出白玉般地大理石建材,总是明亮得令人张不开眼。

但每当王妈妈出场,却总是令我不愿扎一下眼!

眼睛一刻都不愿休息,不能让每一秒光景流失!

 

 

‘来囉~来了!’王妈妈进来浴室了!

我的心跳加速,我的呼吸急促,我的眼神发亮,全都为了这一刻美好时光!

王妈妈裹着一件丝质发亮的浴袍,浴袍的蕾丝边有着粉红手工缎带,而那二颗雪白的奶子,在丝质衬底里呼之欲出,隐约瞧见红色的奶头凸起衣服,我像是猫头鹰般地两眼越撑越大了!

王妈妈对着镜中的自己嘟起小嘴来,微翘的嘴唇像吐不尽的哀怨来!

‘怎么啦!妳老公又不在唷!’我心想!

多想冲进去扒开你的丝质浴袍,张开妳粉嫩白皙的大腿,亲吻妳滑嫩雪白的奶子,囫囵吞枣湿润妳坚挺竖立的奶头来,代替妳老公一棒就进入妳温润多汁的骚屄里,喔~真是人间快意风流任我遨游!

想想而已!

‘脱了~脱掉了!’只见王妈妈将浴袍整个卸下,挂在浴室的一角。

这真的是冰晶玉肤又白又嫩,一头乌黑得发亮长发与肌肤成了强烈对比,那白皙圆润的丰满屁股如两片白玉般的吹弹可破,如今正对着我展现美丽的缝隙。

王妈妈对着镜中的自己许久,终于转身走进淋浴区,霎时将两颗奶子微晃得叮叮咚咚,我的心也跟着噗通噗通了!

整个体态并非完美的魔鬼比例,而是那种丰润肉感的鲜嫩,绝对让人垂涎三尺,恨不得咬上一口儿,好吃极了!

如此熟透了的肉体,犹如水蜜桃般地软嫩多汁,绝非遥不可及的模特儿或AV女优般地完美,但却真实地贴切人生,更亲切更实在更是有可能唾手可得!

我想这就是熟女所散发得韵味吧!真实而美丽的瑕疵!令人着迷!

不仅勤于保养又保持的玲珑有致,我就曾经看过王妈妈洗完澡,还不停使用冰晶透明的乳液,不时的来回擦拭整个身躯,让我一直有满室芬芳的错觉。

‘冲了!冲水了!’王妈妈站在莲蓬头底下淋浴!

水从发梢顺流而下,流过每吋白嫩肌肤,多希望是我的舌头湿润妳的玉体啊!水滴绵延不决占满整个身躯,湿透了的全身加上白呼呼的泡沫,犹如在肉体上慢动作游走,王妈妈双手不时抚揉身体泡沫,仿佛在一件艺术品上洗涤。

当洗揉起两颗奶子时,让我想起奶泡中的奶昔,圆滚揉动在白色泡沫里,不禁伸手自摸起我的肉棒来,早已是硬如钢弹。

王妈妈洗揉得更轻盈更柔弱了!

当洗到肥沃的森林地带,白皙粉嫩的两腿已微微开启,可恶这时整个身体是背向着我,我只能从雪白的屁屁缝里瞧见一丁点三角地带。

 

 

搞得我是满心焦躁欲哭无泪啊!

我在小弟弟蠢蠢欲动下,越来越无所忌惮,几乎将整个头塞进窗户里了!当然是大头啦,真恨不得一头钻进去,可惜栏杆会让我卡住!

浴室很大!我这个小圆窗是直接对外,所以设有铁栏杆,另一边有大型落地窗,是对着有围墙的小庭院,像是专为浴室设立的山水小造景。

落地窗应该没锁住,但我可不敢冒着犯法的危险,虽然现在也是在小犯法,但我想围墙应该有保全警示,不至于冲动地晕了头!

边看边胡思乱想当中,王妈妈开始冲洗身上的白色泡沫,今天的偷窥又即将结束了,不免显得有点茫然若失。

忽然觉得有点与往常不一样,慢!非常地慢!

王妈妈在莲蓬头底下,任水柱不断地冲淋身躯,身体上的白色泡沫早已冲刷干净了,却还是让水流任其淋洒。

王妈妈转过身来,揉洗脸部轻抚身体各个角落,脸上却一覆若有所失的怅然,似乎是一边想事一边揉洗身躯,拨弄得滑嫩皮肤在水珠下闪闪发亮。

丰润的体态将两颗肉奶撑得又挺又大,王妈妈揉得奶球上的奶头硬挺,顺势拿起莲蓬头让水柱喷像奶头冲刷。

翘嘴微张弥漫一股勾人表情,深遂的迷濛双眼逐渐半阖半开,纤纤玉指游移到底下肥沃的骚屄,从初期的揉洗到拨弄著阴唇开启,慢慢地将两腿开起,索性M字腿大开将莲蓬头移往私处,任强劲的水柱逗弄著底下骚屄。

此等光景有时有有时无,成熟女人的需求总在不时的显现,而且直接表露毫无矜持,当然啦平时表现是不外露的,但由于我偷窥的频繁,也不怎么惊讶就是了,压根儿只觉得又有好戏看了。

我眼儿不扎头儿不动的全神贯注,恨不得有超级望远镜在手,因为浴室真的很大。

王妈妈不时将莲蓬头拉近拉远,大开的M字腿已经因为舒服坐在地上扭动起来了,并将双脚抵地舞动起整个下半身,随着节奏手指与水柱不停地搅动骚屄,似乎爽到忘我轻轻地呜呼起来,我看得欲火焚身不断地搓揉肉棒。

喔~那淫漾表情有如天上仙女般动人,直叫人酥到骨子里儿!

扭动中的淫荡肉躯,将两颗白皙的奶子,晃动的犹如最美的荡漾,让我的眼球与肉球同步共舞,就在这恍如静止的空间里。

我激昂的激动了!且因过于迫切的窥视而不时扭动!

王妈妈像是发现小圆窗的暗影躁动,嘎然停止动作!

随即如河东狮吼般的一阵低吼:‘猴死囝仔!又来偷看!!’

接下来就是文章开始时的抱头鼠窜了!

不愧为熟女高等阶级,没有像小姑娘惊慌失措的躲起来,就只差没有光着身子追杀,我想如果空间允许,这等光景有可能出现唷!

人称快马小强的我,苦练逃脱术已数年,当然听不见美熟女的谩骂声了!

不过边跑还边在想,王妈妈丰润有弹性体态,一定气到花枝肉颤抖得满室生辉吧!也是美到迷死人唷!哈哈哈!

我又不是青春期的小鬼头!怕什么!

改天再看!我就是抗拒不了王妈妈那曼妙的身体,滑嫩的想要咬一口!

我没病!只是对这等顶级美熟女的眷恋,当然不是对每一位熟女如此,我想这等彼此内心间的情愫,应该似是而非双方都有一点点知情,只是隐藏着而已!

我也说不上来,就从王妈妈对我平常的招呼,总是有着淡淡地哀怨!

我总是日复一日地渐渐逼近!

熟女的欲望有朝一日会跨过那道鸿沟的!

翌日一大早我睡过头了,火速骑着我那台两光摩托车,急速穿梭在狭小巷弄间,前方一个转弯处让我紧急煞车了!

‘夭寿唷!小强你骑太快了吧!’只见王妈妈杏眼怒视在街角边。

我急忙满脸推笑:‘派谢!派谢!我迟到了啦!’

‘你这个死囝仔,晚上不睡觉又干坏事唷!’王妈妈像是嗲声嗲气的斜眼猛亏我:‘紧去~紧去!骑慢点啦!’

我红著脸傻笑,一转油门又噗噜咻的急驶前进。

奇怪王妈妈好像知道我昨晚的偷窥,回去之后睡不着猛打手枪,打了两次!

越发心不在焉的往打工场所去!

诚如我所说的,不爱读书的我如果是学校迟到,我还是依然悠哉悠哉的,但打工如果迟到是要扣钱的。

好不容意拜托店家,如果没课时让我打工赚点所费,课程是排好的所以工时也大约固定了!是一家社区型生鲜超市。

就是不想落个靠爸宅男族,随便打个零工而已!

我忙着在超市里搬货舖货,不时想起早上的偶遇,王妈妈一袭淡蓝色连身洋装,将整个女人曲线表露得宜,那露出的均匀美腿犹如晨光下的白玉般皎洁,一抹娇嗔的微笑,衬托出少妇情怀的味道,真难想像她已快四十了!

长而直而亮的长发在街角边飘逸,发梢缝隙里深遂眼眸中的笑意,玲珑有致的体态如花朵绽放摇曳,就在街角转弯处形成美丽的光和影!

‘快捕货啦!一大早发什么呆!’主任张小姐一阵尖锐刺耳声,将我从恍神美梦中打回现实。

‘好啦~’不情愿的喃喃滴咕:‘平平都是熟女阶级,怎么会差这么多啊!夭寿骨!’

张小姐是我的顶头上司,也是三十几岁的熟女,但不仅一脸晚娘面孔,发福的体态更显母老虎样,看上去像四十几岁!

‘臭小强!唸什么唸!’张小姐发飙的全身体态肉欲横生,犹如那些肉肉想撑破衬衫般的震撼:‘别以为我不知你早上迟到!贪睡鬼!’

唸归唸还是放我一马,这点微薄薪水再扣下去还得了!

张小姐不是那种肥胖臃肿,而是发福的身材显得肉肉有点大只佬!

与王妈妈保养得宜的身材与皮肤真是天差地远,最主要是气质上的差别吧!我们这些工读生都叫张小姐:大白鲨!

真是应验了军中名言:小心摸鱼摸到大白鲨!

忙了二个钟头多终于将卖场上的货舖完,遂假装在水果摊区瞎忙,这可是打工族必备技能,我可是具备高等阶级!而且这里冷气强嘛!哈哈哈~

东摸西摸一阵,看着台车上的拉拉山水蜜桃,特极品的圆滚滚超大水蜜桃,鲜嫩多汁白里透红像是熟透了的女体,令人垂涎三尺。软嫩Q弹~啾咪~

‘啾~虾咪啾!想吃啊~王妈妈买给你!’

忽然的声响险些让手里一棵水蜜桃落下,更显得慌张失措!

‘没啦~王妈妈你好!买菜啊!’我急忙回应!

王妈妈家里人少,小孩在国外就读先生常常不在,很少看到她来此购物,倒是有点意外在超市碰上。

‘我看你直盯着手里水蜜桃,一付贪婪样!来来我选几颗大颗的给你吃!’

随即认真的在挑选水蜜桃,并趋近在摊车旁的我。

一阵芬芳花香似地袭卷我的周遭,王妈妈身上的香味体味令我为之眩迷。

‘不~不用啦!我是在检查货品,而且我们有员工价!’

‘憨囝仔!水蜜桃能有几多钱,何况我自己也想要吃啊!’说著拿起一颗水蜜桃在我面前:‘小强你看!这棵超大颗的留给你唷!呵~’一口白得发亮牙齿微露,笑得灿烂开怀!

‘嗯~嗯嗯!谢谢王妈妈!’在婉拒下去就显得我扭捏了。

‘哎唷!客气什么啦!咱们是老街坊邻居了!’王妈妈显得异常兴奋热络。

这是个重点!

 

 

对于熟女由其是成功熟女,生活重心除了三姑六婆的说三道四,就是发挥关爱的天职(并非纯母爱),王妈妈的身边似乎就少了这么一块,老公事业有成子女学业顺遂,这个家生活上处处无匮乏,王妈妈总是少了一点寄托,甚至有那么一点点落寞!

看着王妈妈悉心挑选水蜜桃,眼里不时留露温柔余光,让我感到一丝温意,无疑更加深我想要一亲芳泽的欲念!

我并非小孩儿,而是一只硬梆梆的公狗,一只散发荷尔蒙的年轻男性,这点任谁都能体会,王妈妈成熟女性所散发的韵味,正与我这全身散发费洛蒙的男体,交织在这封闭的空间里,正酝酿未知的情愫,渐渐产生了化学反应!

‘小强!你昨晚有到后面防火巷吗!’王妈妈话锋一转,嘟起性感翘嘴。

‘啥~什么防火巷!’我心头一震,开始装傻起来了。

‘就我们那条街后面的巷子啊!’

‘喔喔!那条巷子啊!没有阿~我去那里干什么!’一付打死也千万不能认:‘这颗不错~妳看看!’死命撑到底!

‘没有唷~没有最好!’王妈妈双眼迷濛轻挨着我脸庞呼气:‘就不要让我抓到!’转眼眉开眼笑:‘嗯嗯!这棵看起来鲜嫩多汁,可口美味!’

我心想~水蜜桃再怎么也没有妳美味!

‘好啦!今天买够了!帮我提到柜台,我来分成两袋唷!’王妈妈兴致勃勃的媚眼含笑。

好险!我不但是人称快马小强,亦号称:装死小强!

手里拎着王妈妈给的水蜜桃,望着婀娜多姿的倩影离去。

‘还在发呆!’张小姐猛然一喝,我顿时如梦初醒。

‘平常一付装死样,跟美女讲话就生龙活跳!’张小姐酸道。

‘哪有~是我家邻居啦!’

‘知道啦!小心噎死你!人家可是有夫之妇!’张小姐一脸邪笑。

又大又嫩又多汁的圆滚滚水蜜桃,好像那幼咪咪白刨刨的水嫩屁屁唷!

这日无事在家里上网玩GAME,游戏里的厮杀无趣,只好下线逛逛色网,来到我最爱的SOGO论坛,不小心又点进了成人园地了!

几篇色文与色图看得我是心痒难耐,大头色欲薰心小头鼓动不安,其中有几篇狗尾巴大大描写的熟女情欲,让我冲动的想释放身体里的淫兽,放出来肆虐随便咬几口也好!

狗尾巴大大有一篇色文,是描写熟女惯用母语的淫声秽语,也是我常用的台式母语,闽南语由其是台式尾音,真是它妈的适合叫春,叫起来令人销魂又劲爆,由于这种发音是我的母语,简直是亲切贴切到骨子里儿!

比如;熟女:‘哦~就送耶~哩耶览叫干嘎挖耶~鸡麦金送~紧勒!大力干挖耶~鸡麦~喔~送!’(尽量不使用注音,听懂台语才会懂)

真是官方语言难以形容,其中那个耶字,就每一字都有不同音,市井粗俗口语加上糜糜尾音,真是它妈的爽!

因为我与王妈妈平常的招呼,也是夹杂着台式母语使用,真是亲切的心有戚戚焉!金正系巫告送耶!

又看了几片成人女优,却感受不到心中的那份热络感!

漫不经心的下午时光,窗外依旧阳光普照,一只野猫在篱笆围墙上左顾右盼,小舌头舔著小脚掌吐信,墙边的老树掉落几片枯叶,微风将树叶翩翩起舞,犹如在空中小纸片,一直转啊转啊!

我的思绪也转啊转地~望向王妈妈的大院子里!

这时的她不知在干什么!印象中王妈妈有从事传销代销之类的工作,大概是小孩长大了,为无聊生活所排遣的工作时光。

‘不行!我不能在如此沈迷下去了!’如此不伦眷恋让我深感苦恼!

‘我要振作!’忽然起身望向窗外蓝天!一脸坚定不凡的正气凛然!

‘我今晚一定要有所突破!’我要大胆示爱!我要进入王妈妈的身体里,不是!是进入王妈妈的心里啦!

是夜!我经过梳洗一番,抱着必胜的决心!独自踏上这风萧萧一路孤寂的街道上!

‘挡我者死!杀~杀!’我恶狠狠地瞪着路旁的一只小黄狗!

小黄狗被我的气势所摄,夹着尾巴一溜烟不知所踪了!

我不禁充满斗志,有如赶赴沙场的勇士,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志!

脚步稳重坚定的迈向王妈妈家大门,铜铸的气派大门也阻挡不了我!

就在最后一刻举起手来按向电铃时,我的双脚不听使唤地转向,就这么一转眼间又蹓入那晦暗的巷道,一路无阻的转入王妈妈家的后防火巷里了!

‘?????????????????’已经就定好战斗视察位置了!

不!这次不同!!

 我带了望远镜???????????。

喔~那美丽的鲍鱼,我今天一定要看个仔细!

不要笑我!

我只是个正常小伙子,我只是色大胆小而已,不致于触犯严重法律!

(小朋友不可以学唷!)

我就是忍不住!王妈妈那诱人软嫩芬芳的肉体!

‘来囉~来了!’受尽吸血蚊子一晚的攻击,王妈妈终于翩然入室。

此刻的我正如孩童般雀跃,心跳噗通噗通不已!

王妈妈今日出场与平日不同,身穿一袭紫色长裙睡衣,上半身透明纱紧贴丰腴的肉体,就像没穿似地煞是撩人,下半身开叉式到丰臀来,走起路露出雪白匀称的美腿,犹如仙女下凡翩翩起舞!

里面没有内衣裤的束缚,半透明的全裸别有一番诱惑,举手投足间牵引着我炙热的视线。

象牙大理石将浴室辉映的如同白色光殿,灯光柔和覆罩在王妈妈撩人躯体,不知是否错觉般,王妈妈像是轻舞在琉璃舞台中闪闪发亮,犹如取悦观众的舞者,极尽卖弄的取悦台下观众。

难道有其他观众?

没有啊!我盯哨已久,王妈妈家里并无其他人在家啊!年轻时候有帮佣的欧巴桑,后来小孩长大王妈妈又加入不定时的工作,就已辞退帮忙的阿姨了!

正感觉王妈妈像在取悦观众般的搔首弄姿时,她已卸下几近透明的丝绸睡衣,顿时满室生辉直瞧着我心无旁骛,色欲让我不再怀疑,观众就是在黑暗中的我而已。或许她今天心情不错吧!

白皙丰腴的诱人曲线不断妖娆舞动,滑嫩吹弹可破的肤质,在灯光下皎洁发亮,令人不禁想咬一口一亲芳泽!

走动的身影将胸前那两雪白奶子,晃动得有如跳舞中的奶球,卸下的直亮长发,不时飞舞于白玉般的肉体,有时黑发中的深遂媚眼从发梢中含情脉脉,真叫人怀疑对谁起舞!

移动中的交错视线总是令人错觉,不免瞧瞧自己身影是否露馅!

黑暗中我隐藏得很好,这次我没有乱动唷!大概是在做亏心事而作祟吧!

笃定没有出包的继续观赏春光美景!

王妈妈搔首弄姿的达到忘我境界,我也就看得忘我了!

‘今天来泡个澡好了!’王妈妈自言自语地走来!

大型按摩浴缸在小圆窗附近,王妈妈平时很少使用,看见肉影向我袭来,有如慢动作放大版,吓得我连呼吸都停止了。

确定她是走向浴缸放水,我稍稍放心了!

她妩媚的光溜溜肉影在浴缸前忙着泡澡的准备工作,稍近的距离将撩人肉体展露无遗,震摄着我每一根神经,却不敢大气一呼!

王妈妈时而弯身时而冲水清理的每一动作,看得我是如痴如醉,就在我以为她在冲刷浴缸之时,王妈妈冷不防从小圆窗前起身直立!

‘死小强!抓到了后!’王妈妈根本不在意一丝不挂,就这么伫立在窗前谩骂!

我脑中空白脸色惨白,我竟然跌了下来(先前为了方便有叠砖头来偷窥)!

‘我早知是你!你这个死囝仔!’王妈妈却是杏眼讪笑!

可能是看到我这个拙样,王妈妈忽而璀璨而笑,还将胸前两个奶子笑得花枝乱颤!

这可是瞬间几秒的事,我拔腿就是狂奔,仿佛逃命似地与风赛跑!

快马小强又是抱头鼠窜了!

不同的是这次被抓个正著,我玩蛋了!王妈妈要是像我父母告状,就真的是无地自容一辈子擡不起头来!

这是小社区耶!不仅风声传得快,且几乎都是相互熟识的!

这次完了!

我在黑夜中漫无目地的游走,不时自怨自艾倒楣透顶,这下真成了那只夹着尾巴的小黄狗,落荒而逃!

更有可能日后在这社区里成了过街老鼠了!

‘可恨的是!我还是没有清楚看到鲍鱼,看清那美丽的骚屄!’

‘啊!’我的望远镜呢!

这下成了人赃俱获赖也赖不掉,任凭装死小强有十成功力,也无济于事!

夭寿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