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丰乳肥臀  »  人妻的圈套
人妻的圈套

第一章初春的黎

2011年2月13日清晨

天气很糟糕,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行进,没有谁理会我这个傻了一般坐在路边的男人。

雪花慢慢飘落在身上,或许是我内心的冰冷使得身上的雪花没有一点融化的痕迹,时间久了,衣服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白雪,让我慢慢融入这个冰冷的世界。

去年节后也下了一场雪。记得那天天气很差,即使开足了空调却依旧没有多少热气,妻子阿妗裹着棉睡衣阿妗小鸟伊人般偎在我肩膀上,和我一起看着电视。

“老公,大学时你哥们沈言和这个小沈阳哪个更逗乐呢?”,看着电视里逗乐的小沈阳,妻子阿妗歪著头看着我。

“沈言应该比不上小沈阳的,沈言那人只能逗女人乐,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嫉妒他泡妞的本事”,我不假思索的就说出这话,小沈阳如果和沈言比泡妞必然要输得一败涂地的。

沈言和我是患难哥们,从小玩到大,一起打架,一起逃课,零食分著吃,衣服换著穿,上大学也考到了同一个城市,直到上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小子。

在大学期间,沈言经常到我们学校找我蹭饭,沈言挂在口头的名言就是:“朋友是食堂,女人是衣裳,三天换个食堂,七天脱件衣裳”,偶尔还在宾馆来次“交际联欢”。仅仅靠他养父的每个月给予也无法满足他的后宫培养计划。

说到他这个由母亲找来的养父,他说出一句豪言壮语:“这老男人穿我老爹的破鞋,今后我要让更多的男人穿我的破鞋”!

后面么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,甚至……现在穿他“破鞋”的还有我这个从小到大的至交好友……

雪越下越大了,手已经冻僵了,艰难的掏出手机,看着手机背景上阿妗可爱的笑脸,眼泪却再一次流下来……

昨天夜里,阿妗带着一脸得瑟的沈言来到家中,两人在楼梯里疯狂做爱,她告诉我她终于接受了沈言的求爱。

我问她为什么?他能给予你什么,他能给予你幸福么!

阿妗的回答却让我愣住了,阿妗说沈言为了追求她,我这个二十来年的哥们都不要了!还说要贷款给阿妗买他们俩的房子。

反应过来之后我问她,这样一个没正式工作、没房子、没存款、有数额不清的高额外债,首付的几十万他怎么解决?

阿妗说沈言答应去找人借钱,而且沈言说过,不会动用阿妗和我离婚的分得的百来万家产,他已经借到一大钱了,他说这话时真的非常真诚!阿妗已经深信沈言对她一定是真心的。

就因为沈言用火热的目光对阿妗说过“我为了你可以不要这个兄弟,我现在已经深深的爱上你”,阿妗就在我和沈言之间做出了选择。

哈哈!就因为这样一句只言词组!我的妻子投向了这个曾经下药强奸过她的男人,我曾经的兄弟!

迷漫的雪花遮挡住我已经被泪水充盈的眼睛……

缩了缩袖子里冻僵了的手,接住一片雪花,很美很晶莹,却依旧慢慢融化了。

而阿妗就像这片雪花一样,已经变了。

第二章沈言归来

回忆2010年6月11日,叶天问。

2010年夏天,我在公司旁边的建筑工地见到了两年未见的沈言,再见到他时,灰头灰脸、满身油污的形象怎么也无法和毕业时的油面小生重叠在一起。

“去我家吧,我让你嫂子准备晚饭,咱们好好喝点,我家还有客房,正好周末,都休息一下”。没有过多的客套,说完这句话后,我就带着他来到家里。

“阿妗!我带沈言过来了……对,就是那个经常和你说的家伙……好的…

…对,晚上我们在家喝点,你去饭店订几道菜,再把客房收拾一下……好的,半个小时以后我们也就回去了……”,在路上兴奋的我赶紧打电话告诉妻子阿妗,让她准备一下。

阿妗全名张雅妗,和我是大学同学,她学的是服装设计而我学的是土木工程,因为我们都是班里的宣传委员,在学生会工作时经常见面,由于兴趣爱好的原因,我和她走的很近,终于在大学毕业之后抱的美人归。

“走,言子进去把,给你介绍下你漂亮贤惠的嫂子”,终于车到了楼下,带着沈言上楼去了。

“伤心啊,在我这个可怜没人爱的男人面前你就不知道委婉点!”,沈言装作伤心捂著胸口哀叹到。

好久未见,兄弟之间的感情还是没有变的,自然可以看出沈言是句玩笑话,“切,嘿嘿,哥我还不了解你!就像你这光溜溜不长汗毛的胳膊一样,你的纯洁早被你脱掉的百来件“衣服”磨净了吧!”,想起沈言那标志的小白脸,心中就一阵愤恨,不知道有多少美女被他祸害过。

“你这纯属于污蔑!”,沈言一副你就是在嫉妒我的表情,让我想起大学时的生活,这小子还是这般无耻。

“嗯?老公,回来啦”阿妗从厨房伸出脑袋看了眼,“你是沈言吧,随便坐,看我都忙不过来招呼了”,说著扭过头去继续忙碌著。

“漂亮贤惠又温柔的嫂子,有您这样的妻子那是天哥的福分,也是我的福分……你先忙着,有天哥招呼呢”从我们刚进门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妻子在厨房忙碌的背影,细长的脖颈下,一件浅粉的吊带背心,露出玉洁的肩膀。背部完美的弧线延伸过腰臀,牛仔裤包裹的浑圆臀部向下更显出修长挺拔的美腿。

放下文件包,我转身就对沈言伸出中指,“少油嘴滑舌,这是你嫂子,连你哥的妻子也要逗,你也忒不要脸了!”。

“你少来了,你就是在嫉妒我的英俊!嫂子,要是天哥不要你了,我是你的第一候选人哦”沈言说这话却也不脸红,这也难怪,当初妻子就是大学时的校花,这两年让我滋润的更是魅惑众生了。

“你哥经常提起你,不是说你哥俩感情不错么,怎么两人现在就吵起来了”,在我们俩四眼快瞪在一起时,妻子解开围裙,过来帮我脱下西服。

“漂亮嫂子说的是,让天哥嫉妒去吧,这是天生的,哈哈!性感嫂子,你在哪里上班呢”,沈言见到阿妗过来,却赶紧过去搭话,看来这小子见女人就变的下贱的毛病更加重了。

“我在市电视台上班”,妻子咯咯笑着“沈言比你哥说的还会逗女孩呢”。

“他那是流氓,说什么我嫉妒他,明白是他嫉妒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”,听着沈言对妻子的评价从贤惠说到性感,却再也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了,如果他不是我多年的哥们,还真让我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。

阿妗很不喜欢闻酒味,稍微吃点就回房休息了,而我和沈言就慢慢喝着。聊到沈言离开家乡闯荡了半年多,直到去年被第三家用人单位开除之后,机缘巧合来到我所在工程队做电工师傅,直到现在再次相见……

“哥,来……咱继续……喝……”看着沈言坐着就已经开始晃悠了,这小子不能喝酒却非常爱喝,每次必多,说他嗜酒如命却不为过。

“阿言啊……晚上不要回去了,家里还有空房,你就在客房凑合一宿吧”,沈言这丫的不能喝酒,喝点就多,可每次都劝不住,不过好久没见面了,喝高兴就好。

说着我扶著沈言站起来去客房躺下了,关上门来到我和阿妗的卧室,发现阿妗正玩我那台式电脑。

“啊,他睡了啊,你也早点睡吧,最近电台招电工师傅,我帮沈言问问还有位置么”妻子伸出纤细的手指指了指客房。

“对了我笔记本坏了,我就打开你的电脑了,有空带过去帮我修下吧”。

听到阿妗的话,想起昨天我安装的摄像头,却还没有告诉阿妗,不过现在喝多了,有空再说吧。

第三章是包扎还是SM!

2010年6 月12日

第二天一早醒来,胳膊往旁边一伸,没有摸到妻子。推开房门,妻子正在准备早餐。

“睡醒了啊,老公。先去洗练吧,这是给你准备的早餐,我和沈言吃过了,我一会带他去电视台看看”。

“哦,麻烦你了,老婆,来亲个”,说着我抱着阿妗就要亲热一下,眼角却看到卫生间伸出个脑袋,慌忙停下来,“我先去换身衣服,一会不用管我了,饭我自己热下好了”。

中午,阿妗给我打了个电话,“沈言……被录取啦!高兴吧!对……对了…

…中午我和沈言不回去了,我带着沈言在……电台食堂吃饭……给他介绍下电台的人……好了,不用想我!晚上就回去……行,争取早点回去”。

唉,沈言终于算了有了像样的工作,想到以后又能在经常在一起了,心里真的很高兴。随便做了点午饭,吃完饭却也没有想睡午觉的意思,昨天喝的不少,晚上睡的很是踏实。

放下电话突然看到依旧开着的电脑,坏了!昨天忘记关机了!想起昨晚我拉起阿妗就睡觉了,却没有关机,摄像头的电源和电脑是并在一个插座上的,这一个晚上,电脑里怕是要录了不少没用的录像吧。

说着我坐在电脑前,找到隐藏的录像文件目录,想起安装后还没有看实际效果,正好可以看看夜里的效果如何,想着就打开了录像文件。屏幕是一片黑黑的,晚上关了灯,仅仅是窗外的那点光亮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随手把旁边的音响打开,听着声音,却也静悄悄的没有动静,很没有意思。

随手快进拖动了几下,屏幕依然还是黑黑的,不过突然有了点声音,好像是阿妗的声音,仔细看去却发现床上少了一个人。

我把录像倒回去,02:13:23,看到一个黑影从床上趴了起来……慢慢向门的方向走去,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应该是妻子阿妗起来去厕所吧,我这样想着。

不过当我拖动到了02:36:12,依然没有看到妻子回来,心中一阵诧异,再快进,直到3点半才看到妻子闪进卧室,这期间整整一个小时到底在做什么。

待我还在想的时候却听到录像里一阵“吱……咔嗒”的关门声音!我家所有房间的门,只有一扇门,由于经常不用,却从不上油的。就是沈言在的那间客房!

心里一阵慌乱,赶紧把时间调整到2点13分,从妻子阿妗上厕所开始仔细听着,在2点20分的时候却听到客房的声音响了,却有个沈重的脚步声慢慢靠近,沈言晃晃悠悠的却直接走进了我开着门的卧室,看到床上只有我一个,就转身出去了,走了两步之后却再也听不到脚步声音,难道他也进了洗手间!

我赶紧调大电脑的声音,“咣当……”却听到一个东西落地的声音,在夜里这声音很大,却没有将我吵醒。瞬间屋里静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,可能发现我没有醒来的缘故吧,慢慢就听到阿妗模糊的说话声。

“你……的……不……等下……”,声音很模糊,我现在却后悔为什么不在卫生间也安装摄像头。之后却听到点杂声,这声音很有节奏的响了好久,直到2点30分却依旧响着。这声音有点像水花声,却又似乎参杂着摩擦声。

我的心骤然停止了跳动,脑子里跳出一个想也不敢想的念头。

突然,这声音停下来了,却听到有人走出洗手间,伴随着是急促的喘气。接着看到一丝灯光,客厅的灯亮了,却听到阿妗轻声说著:“不要……”,接着灯就又关掉了,接着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……

他们去了哪里!不会是侧卧,既然在卫生间可以听到些许声音,那么仅仅隔着一面墙的侧卧也是可以录下点声音的。

好久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突然,听到阿妗在客厅一声哀叫,“不要了…

…”,接着不知道碰到了什么,“碰!哗啦啦”仿佛玻璃摔碎时的声音,接着,客厅再次安静下来。

不一会,阿妗就回房来安静的躺在我身边,接着沈言关门了……

无精打采的躺倒床上,那种恐怕是个成年人都可以清楚分辨出的声音不断在我脑子里回荡。

结婚时,我曾经暗暗发过誓,我会让阿妗幸福的,无论到什么时候我只爱她一个。

现在我却乱了,一个是我曾经的哥们,一个是我深爱的老婆,怎么想都不可能啊,尤其还是刚刚见面的两人。难道之前他们认识么,阿妗却从来没有和我说过,毕竟洞房之时阿妗却依旧是处女,如果他们上大学认识的话,恐怕不会等到现在了,那么究竟为什么呢。

思虑好久,决定先隐瞒下去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必须先知道昨晚的事实真相,爱的第一纪律就是信任,在没有亲眼看到或者她亲口告诉我之前,我…

…还是要信任阿妗的。

翻来覆去好半天,从床上迅速翻起身,坐到电脑前,联系到帮我安装摄像头的哥们。

“你好,我是天问……行,还好用吧,能再帮我装两个摄像头么……对…

…在客厅……还有客房吧……好的,明天见!”

打完电话却有点后悔,没有经过阿妗同意就安装了摄像头,真的不太好。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,如果确实没有什么事情,那么我就再偷偷拆下来好了。

开车去电脑商场转了转,收购了台二手电脑,换上超大硬盘看,有了这件事,恐怕摄像头有必要全天开启了。

回到家,把电脑放到偏卧,等阿妗回家告诉她我把单位的电脑搬回来了。

看下表,装完电脑就已经下午5点多了,想想没有什么事了。不过这番大动,恐怕已经不再是单纯为了娱乐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了,更多的是为了挽回我那份已经处于边缘的信任。

认真想想,昨天的事也没什么大问题。不就是阿妗上厕所的时间有点长了么,并且那段时间,沈言也没有睡觉,或许两个人在聊天来着呢,你们说,我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呢?

拿起手机拨通了阿妗的电话,“阿、阿妗啊!你,你吃饭了么……”,我自己都能感觉声音有点颤抖。

“正吃着呢,你怎么了?不舒服么,怎么说话怪怪的”。

“没事,那……那个,沈言工作怎么样,待遇还行吧”。

“咯咯,还好啦,沈言的水平不赖啊,现在是在编人员了,好了不说了,沈言过来了,回去再说吧”。

“喂……喂!”听着电话里渐渐响起一个脚步声,阿妗还没有等我说话就挂了。

虽然平时阿妗也不喜欢我在她工作时打电话,却没有像今天这样啊!搞不懂,反正现在心里也很乱,出去走走吧。

下了楼,溜达到中心广场,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,顺便到附近的快餐店要了份快餐。

一边吃一边想,却始终没有头绪,现在最想知道的,就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那点声音折磨的我吃饭都没有了滋味。可在场的只有两个人……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,恐怕他们两个人都不会告诉我吧!

回到家打开房门,客厅的电视也打开着,却没有人看……

“哥,你回来啦,吃饭了么?”听到开门的声音,沈言从主卧走了出来,一副看到我很高兴的样子。我努力用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走过去拍打了两下,想起录像里的声音,不知觉的,手里用了点力气。

“啊……疼!”,还没等我说完,沈言却叫了声,矮下身去,用手扶着我拍的地方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!天问……你干嘛呢,沈言受伤了你还和他闹!”阿妗快步听到叫声,从里面走出来,叉腰怒目瞪着我。

“受伤?!”,我目瞪口呆开着生气的阿妗,难道是昨晚运动过度么!不过这话却是不敢说的。

“没事的,天哥,其实……昨晚……”,沈言吞吞吐吐的嘟囔著。

昨晚怎么了,呵呵,看来两人准备好说辞了。不过看着阿妗也地下了头,我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!

“都不好意思和你说,你看客厅有什么变化么”,沈言脸有点抽筋,似乎真的很疼。

这么一说我却才认真看了下客厅,平时天天看着,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。

终于发现,放在洗手间左手镂空架子上少了一个薄瓷罐,那是生意伙伴刘老板送给我的,转过头去看着沈言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昨天晚上你们睡了,我憋醒了,想要上厕所,昨天喝的太多,晃晃悠悠的,撞到架子上了,把罐子摔碎了,把嫂子吵醒了,看到我身上流了不少血,就忙点找纱布帮我包扎了下,折腾了半夜,不过都是点破皮的皮肉伤,没想打搅你,本来想早晨起来再告诉你的”说著沈言脱掉上衣,看到后背上有不少划痕和包扎好的伤口,遍布了从肩膀一直到臀部。

揭开一个包好的棉布,果然是真的受伤了……

“早晨起来嫂子收拾了碎片,看你没发现,嫂子就没有告诉你,嫂子说你特别喜欢那个罐子,就想去市场给你买个一样的,后来到古玩市场问了问,却都没有那样的罐子,你知道么,本来……”。沈言的神色越说越带劲,却没有看出一点对不起的意思,就我对他的了解,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,能让他给我道歉已经不错了。

“还好……应该……不是……”我伸手阻止了想要继续编下去的沈言,低声叹了口气。

“你说什么?”。

“呵呵,没事……”,连忙掩饰到,“电台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了了么?”,下面赶紧给他找个住的地方,是狼是狗都要轰出去才放心的。

“正在给他安排职工公寓呢,正好有同事希望调换下公寓,估计明天下午就好了,今天还让他在客房睡吧”,阿妗从卧室拿出一堆纱布之类,收拾到医药箱里,估计刚才我进来之前,阿妗就在给他包扎吧。

天啊!刚才看沈言的伤口,最下面的那块包扎的伤口是在臀部,想起沈言昨天说他平时不穿内裤的……难道……

不过那样的位置,包扎伤口怎么也要脱了内裤才能包扎啊,刚才就在卧室!

沈言脱了内裤让他嫂子给他包扎伤口!

心里虽然反应激烈,表面却不得表现一般的表情,“当然了,还能让沈言回工人宿舍住么”。

“早点休息吧,明天上午我陪沈言去领工作制服,下午你开车去帮沈言搬行李”。

想起明天上午那哥们过来安装摄像头,就满口应着。

躺倒床上,想着沈言的话。包扎……包扎了半夜!包扎的声音是有节奏掺杂水花声的么,并且能够穿透这么远并且被录下来!?难道昨晚是用皮带包扎的!

到底是包扎还是SM!

“咯咯!”没想到我翻来覆去的反常行为把阿妗逗乐了,“你傻了啦!也想要点伤口啊,虽然话说看着沈言的身上的伤口觉得蛮男人气的,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受伤!”

说著阿妗扑上床,趴在我怀里。

唉,还能说什么呢,能有这样好的老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。昨天的事虽然依旧令我有点疑心,却不好继续深究什么。但如果有人要伤害阿妗,我是坚决不同意!

把被子盖在阿妗身上,用力搂着她,一夜无事。